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阿多晃] 夜光


有时候从生活中能看到他们日常的点点滴滴


————————

他在一万四千米的高空醒来。

或许是一阵气流颠簸将他从浅眠中唤醒,眼罩之下视野还是一片黑暗,发动机细微的轰鸣成为最清晰的存在。再度陷入梦乡前他犹豫了一秒,忽然抬手掀开了眼罩。

机舱里为了关照乘客夜间休息只亮了一排昏黄的小夜灯,他还是有些昏昏欲睡,但仿佛没了睡觉的兴致、他伸手点了一下眼前的屏幕,黑屏亮起,显示出几行飞行数据。Attitude……Temperature……小飞机的图标朝着欧洲的方向,指向UNDEAD首次国外巡演的目的地。

这时他百无聊赖地扭头看向舷窗,意外地发现坐在舷窗旁的人并没有休息,更没有露出什么好笑的睡相。颈枕被抱在怀里,原本紫色的头发在黑暗中更加深沉,不知是月光还是哪里的微弱光线在肩头留下一抹。舷窗被挡住大半,想不出半夜的高空除了黑漆漆一片还能有什么美景。

但那个人在默默地、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

他看着他,看着他的后脑想起那里的头发软蓬蓬的手感很好,看着他怀里那个小熊颈枕,是哪次生日送给他的来着?看着他脖颈的线条、在许多次仰视那里时会有汗水滴下,他看着他,想搞懂他在想什么一样,又觉得他大概只是在出神。机身一阵小小的震动,他的下巴被自己肩上的颈枕咯了一下,索性一把摘掉了颈枕,动作的幅度让左侧的人回过神来。

“大神,怎么醒了?”

“……不知道。在看什么呢?”

“唔,”阿多尼斯小声嘟囔着,一向性急的大神晃牙把他的头按回到靠背上,自己迫不及待地倾身挤到舷窗旁,“也没有什么……”

确实没有什么,只是天空、云、机翼和闪烁的指示灯。浓黑色的天幕在视野上方延伸开,灰黑的云大团大团漂浮在脚下,明明是灯火无法企及的海拔却有金色光雾从云中渗透出光芒,让云团显得有些透明。极目远眺,天空的边缘像是无穷的深渊,不会有什么星星,而云被勾勒出一圈金色的轮廓。

“好厉害……”

柔和的夜光、机翼尽头明灭往复的一点闪光、回过头时那个人眼中倒映的灯光,他凝视着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忽然有些感谢扰醒自己的那阵气流。

“干嘛盯着本大爷看。”

“啊……”

没有反驳,阿多尼斯沉默下去牵住身旁的手,进而用显露出的笑容回答了他。他没有说出口:那张侧脸被夜光所柔和了,又换发出星夜的光彩。大神晃牙瘪了瘪嘴,回握住抓着自己的手,又看了一眼窗外才老老实实坐回去。

“经济舱的靠背不能躺平,睡不好。”

虽然前排那个只能躺棺材的前辈都睡得正香。

“等我们更出名、能有更多自己的经费去坐头等舱,大神就能休息好了。”

得到不出所料一板一眼的回答,大神晃牙竟然有点气自己自作自受。不过好在天天被嚷笨蛋呆子榆木脑袋的阿多尼斯也察觉到大神开始躁动起来的情绪,他放弃了斟酌语句,干脆把五指挤进对方的指缝里、调整成他们在平时鲜少有机会能做的姿势。大神晃牙注意到手上的动作,下意识别过头去,又莫名开心地回了过来,带着一脸得意心安理得地枕在阿多尼斯的肩上闭上眼睛,也不顾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扶手,好像终于找到了能进入香甜梦境的方法。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