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阿多晃] 沙漠

※ABO设定(没有O没有车
※阿多尼斯A  晃牙B
※只是想玩玩信息素的味道,没有严格按照abo设定,有出入的地方请理解为我的私设



————————

第一次见到阿多尼斯的时候,他听人这样介绍,狗狗,这是阿多尼斯君,来自海外,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呀。

他一面愤愤地向朔间前辈反驳自己是狼一面摆出不屑的态度,凭什么我要和这样的家伙搞好关系,看起来毫无特点普普通通的……他抽抽鼻子,Beta。

不,我是Alpha。

简简单单一句话几个词被讲得硬邦邦,和那个人低沉的声线一样死板。大神晃牙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手下意识在鼻尖上抚了几个来回。怎么可能?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灵敏嗅觉不会有错,虽说眼前魁梧的大块头是有几分Alpha的样子,但在面对面的近距离都感知不到费洛蒙的存在,难不成还要刻意隐藏?有这个必要——或者说能做到吗?

这边还在疑虑重重地投来试探的眼神,朔间零摆摆手试图为后辈解围,而阿多尼斯犹豫了一秒,显露出困惑的神情。

“来到日本后,我常常被这样误解。已经习惯了。”

大神晃牙眨眨眼,他忽然有点好奇这家伙的信息素是不是没有味道。








“那时候看着大神的表情,我就隐约能猜想到你在好奇什么。”

从漫长的亲吻中脱离,阿多尼斯垂着眼说到,鼻尖还在爱人的肌肤上流连。大神晃牙从恍惚中回过神,迟钝地反应过来阿多尼斯是指他们第一次见面。

“那是当然的吧~?要不是因为本大爷这个厉害又该死的体质,唔,”他因为颈窝处轻柔的磨蹭而小小呜咽了一声,“即便不在发情期,本大爷也能感知到费洛蒙的氛围,尤其是你们Alpha……信息素的味道总能从中嗅得出来。”

他说厉害,是因为人们不在发情期的时候并不会散发信息素,但是绝大部分人的味道都瞒不过他的鼻子;而该死是因为并没有哪个Beta愿意自己整天像一个发情的Omega一样对信息素的味道敏感至极,虽然不会引发生理反应,整天让鼻子饱受各式味道的折磨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宁愿和狗待在一起,毕竟狗没有信息素。而遇到阿多尼斯以后,这个“无味”的人类也被划入了安全范围。

阿多尼斯点点头。“大神确实很厉害。”他们之间的温度在上升,气味的浓度迅速变得清晰可感,但是热烈得有些意外。大神晃牙挑挑眉张开双臂环住了眼前的脖颈,而阿多尼斯虽已经有所察觉,还是试探着开口:

“难道是大神的发情期?”

“嗯——真难得,都一年多了啊。”

时机恰巧的助燃,大神晃牙心里有些轻飘飘,Beta的发情期毕竟可遇不可求。他凑近阿多尼斯的锁骨、像小猫舔舐牛奶那样动了动舌尖,霎时对方信息素的味道如预料中那样浓烈起来,不过即便如此也只是……可以轻松闻到的程度。小动作得逞的双眼向上抬起,正对上阿多尼斯无奈的眼神。

“我说你啊,明明是Alpha,为什么连发情期时的信息素都这么、淡呢!”

他一边故作咬牙切齿地抱怨一边捏住阿多尼斯的鼻子摇晃。阿多尼斯扳下他的手腕,顺势握住那只手,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对方的指节。“在故乡,费洛蒙和信息素是最容易暴露自己位置的致命破绽。第二性征出现以后,我们所有人都要接受训练,然后时刻隐藏好自己的气味。也许是久而久之、就渐渐变得寡淡了。”

大神晃牙看他半含着微笑吐露出残酷的缘由,一时语塞,只好一股脑埋进对方怀里深吸一口气,让爱人的信息素溢满胸腔。

阿多尼斯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像是尘土中混进了半颗子弹的火药,又被劲风卷走、裹挟着枯草和铁锈朝远方绝尘而去,最后留下一片淡漠。那是一种淡漠的气味。他贪婪地、随着对方的爱抚大口呼吸,甚至觉得根本就没有味道,然而正是这种味道令他着迷。心里早已缴械投降,嘴上却偏偏要说“你这是什么信息素,划得本大爷气管都在痛!”

“在没有食物、鲜花和明天的地方,是不会有温柔的味道的。”

阿多尼斯只笑笑,极尽他的温柔再次迎上另一双唇。






END.

· 晃牙的信息素可能是狗粮味的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