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阿多晃] MAD HEAD LOVE

※脑子不太清醒写的东西,雷,自娱自乐
※枪械部分可能会有bug



————————

在把伯莱塔92F扔进箱子里、扒下外套和里面的防弹衣、整个人倒在一点也不柔软的板床上的时候,大神晃牙突然思索起自己究竟算个什么。杀手?佣兵?太美好了,不是那种小说或电影里塑造的潇洒角色,我们只是——那时他脑海里罕见地浮现出一个景象:只不过是右手提着自己的命、左手攥着雇主的钱的阴沟老鼠。

……可能自己算是一只幸运的阴沟老鼠。

他想起两个月前自己被连续三天不眠不休的监视任务操得半死不活、整个人正挂在阿多尼斯身上往据点移动,忽然一句“大神,和我交往吧”像落雷一样炸开了两人间持续许久的沉默。他脚下一个趔趄,还未跌倒就被阿多尼斯一把捞住。

“好。”

该死,腰上那只手环得太用力,让他放弃了质问“你明白交往这个词的意思吗”只吐出一个虚浮的回应,全然没了往日气势汹汹的语气。到底是阿多尼斯一夜开窍学会了趁人之危这种小聪明,或者,就只是他们注定如此——大神晃牙晃了晃自己混沌一片且早已停止运转的头,整个人向前一栽陷入沉睡。当他再次醒来时,首先看到破旧的天花板,然后是一只宽厚的手、一双深沉的眼睛。那只攥过无数枪柄和匕首柄的手拨开他额前的碎发,那双溺死过无数猎物的眼睛笔直望进他脑海的深处。

大神晃牙抬起右手,用指腹的薄茧轻轻摩擦着阿多尼斯手腕的骨节,然后挣扎着坐起身让两人的鼻息交融。

“这样也不错。”

阿多尼斯不太确定他说的不错是哪里不错,不过他明白这便是大神晃牙的告白。人类似乎往往会在这时作“喜欢你”“爱你”的发言,但他相信大神和他自己一样并不知道什么是爱。他只知道,在某一次大神晃牙拖着一身伤蹒跚归来时,他头脑空白拥住了面前的人;而从某一天起,大神晃牙的视线开始越发嚣张地停留在自己身上——他们就会走到现在这一刻。

皲裂而干燥的吻结束了那时短暂的温存。大神晃牙在床上翻了一个身,他忘记了之后他们如何分开,又转身回到狂躁的生活中去。两个月时间是和以往别无二致的、充斥着斑驳伤痕的宇宙,他们在暗巷暴雨中从对方的唇舌间汲取热度,窝在防空洞里爆睡一整天,或者把据点唯一一个破沙发搞得一片狼藉。他开始热衷于煽动那个寡言的狙击手,看他眼神一暗,能充当枪托的双臂因为自己而微微颤抖。

有时他甚至能收获一份阿多尼斯式的调情。

那次他们罕见地组队行动,大神晃牙端着M16躲在转角后面,另一人一如既往隐藏在高楼的阴影里。用来联络的无线通道静默了许久,猎物仍未出现,就在蚊音般的电流声中阿多尼斯忽然将视线放进瞄准镜。定位,拉近,大神晃牙出现在视野中央,他瞄准了衣领和后发间那一线白皙,准星在恋人的后颈上暧昧地流连了几个来回。

阿多尼斯一手捏住脖子上的无线麦克。

“大神。”

第一个音节尚未出口,大神晃牙突然扭头看向自己的位置,穿过数百米的距离,阿多尼斯的大脑一瞬被那双金色眼瞳击中。他忍不住轻笑出声,这种时候要是称作“心灵感应”一定不如“杀手的直觉”更能让对方得意到翘尾巴。也许是笑声传入了另一端的耳中,大神晃牙在瞄准镜的正中竖了下中指,又比着口型说了一句什么——但是阿多尼斯并没有听懂,第一发出膛的子弹打断了这段无声情话。




“大神,你在里面吗?”

什么啊,怎么正想着这家伙就自己送上门了。大神晃牙从床上翻下来三两步过去打开房门,门外正是几十秒前自己脑海中的主角。他侧身迎他进来,阿多尼斯却仍定在原地,略微颔首之后眯起了眼睛。

“我们分手吧。”

吐露出简单的字眼,阿多尼斯终于抬眼看向面前的人。大神晃牙几乎是同时转过身抄起墙角的M16——那把卡弹差点卡死自己命的该死的M16——空着的手一把拽住阿多尼斯的衣领,房门被踹了重重一脚,他狠狠地把阿多尼斯按在门板上吻了上去。显然这一次的吻不是免费奉送,狂暴席卷之前枪口已经抵住了对方的下颚,要是阿多尼斯不作反应……他就会扣紧在扳机旁待机的手指。不过他没有看错,另一个认知让他认定眼前的呆子会一辈子和自己纠缠在一起了:阿多尼斯袖口里的小刀同时贴上了自己的颈动脉。

这才是他,最真实完完全全信任自己的他。

大神晃牙强硬地从深吻中脱离,手里的枪摔在地上、脖颈冰凉的触感也随之消失,他伸手探进阿多尼斯腰上的枪套。这下他彻底明白了那家伙为什么会突然跑来说什么分手。除了枪盒里与他形影不离的巴雷特,阿多尼斯还被要求配了手枪,甚至匕首——再明显不过,明天的任务要是能四肢健全地归来就算万幸。

“撒谎好歹也找个理由啊~?是不是因为明天的活,”他收回手,是一把和自己箱子里一样的伯莱塔92F,“谁教给你的这套?吸血鬼混蛋,还是轻浮男?”

“不是前辈们,是我自己这样想的。”

阿多尼斯还靠在门上,屋内昏暗的光线让他的表情有些晦暗难辨。大神晃牙扬了扬眉头从箱子里掏出自己的92F,行云流水拆下弹夹,嘴上却一声不响等着下文。

“我们之间或许就是爱的这种情感会拖累你。要是这样,我和大神的感情就不应该存在。”

大神晃牙鼻子里哼出一个笑声,他从自己的弹夹里弄出一颗子弹,捏在手里,轻轻吻了一下——或许算不上吻,只是漫不经心在唇上碰过——然后放在了阿多尼斯弹夹里最后一发的位置。

“可以啊,只要什么时候你把本大爷的这一颗打出去,我们就玩完。”

他指了指那颗子弹。

“一切都玩完了。”

笑意霎时在阿多尼斯脸上蔓延开来。用尽最后一发子弹意味着性命终结——而生命正是他们漫长人生中唯一不会放手的事。再深厚的情义,再无私的信任,什么都抵不上自己的一条命。

但是眼前正咧嘴笑得猖狂的人把「爱」和性命绑在了一起。这是封共赴地狱的邀请函。

阿多尼斯沉默地含着笑容,拿过自己那把92F装上了弹夹。






END.

*BGM: MAD HEAD LOVE - 米津玄师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