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 在火车上的摸鱼
· 酒醉什么的其实完全是妄想




里恩紧闭着眼睛伏倒在他寝室的书桌上,往日白净的脸庞浮起一层红晕,他甚至没有把双臂放到桌面上来,只是用脸紧紧贴着枕在脑下的实习报告。库洛的视线停留在里恩脸上,他不禁舔了舔嘴唇,舌尖被激烈的威士忌味道麻痹后又隐约尝到了柔软的朗姆香。抖了抖方才被学弟抓得满是褶皱的深红色衣襟,视线仍旧牢牢锁定眼前之人。"看来是有点过火了啊……"他心里小小的嘟囔了一句,不禁又回想起晚饭时"惨烈"的一幕。莎拉兴奋过头地把里恩拽到酒馆——据说是因为夏日祭七组的表现给她挣了一点奖金的缘故——恰巧碰到了偷偷溜出去喝酒的自己。

"啊——呀,是库洛呢,正好!今晚要喝个痛快!"

事实上接下来的发展正如莎拉所愿,每个人都喝得相当"痛快",从某种意义上。奈特哈尔亲自来把莎拉架了回去,至于里恩,教官似乎并不太想和神志不清的人较真,于是库洛才得以顺利脱身顺带负责扶里恩回宿舍。(诸如"下次再敢把施瓦泽拉到这种地方来我绝不轻饶你!"一类的误会也就没办法洗清了。)一路上里恩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全身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库洛身上,直到库洛把他扔在201的书桌旁。

"万一没忍住吐个七荤八素的……"库洛原本是这样考虑才没有扶里恩坐到床上,却不料桌面实在不适合睡觉(也许醒酒效果不错),他的视线还未来得及移开,里恩便迷迷糊糊直起身来了。

"啊……库洛?"

"哟,你醒啦?那么我的任务也就ok了,你多喝一些水,早点休息……啊咧?"

话音未落,微凉的手抓住了他裸露在外的小臂。

"别走…………不要走库洛,你要一直待在这里……"


这样一句前所未闻的、比撒娇更令人措手不及的言语重重砸在库洛脸上。他瞪大了眼睛,眼前昏昏沉沉的少年似乎还有下文,"待在我……这里…………"像是强调一样又重复了一遍。"你希望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吗,"他不禁出了神,"但我会走的啊。"许多他在逃避的、惧怕的、不愿去想甚至无法可想的事情闯进了他的脑海。短短几秒,仅称得上一瞬的停顿却足以凝结了房间里的空气。里恩微微晃了晃头,几撮翘起的头发也随着晃了晃。


——"即便如此,为什么在哭呢,库洛你。"


他终于回过神,以为酒醉的少年开始了胡言乱语,"我怎么在哭呢?你看我哪里有流泪啦。"

——"脸上是笑着,但库洛的眼睛在哭。"
——"…………"
——"过去也曾这样,也这样在哭泣着。"
——"…………"

如果说清醒时里恩常常不自觉地砸直球,那么酒精无疑使"直球"的杀伤力增加了数倍、几乎将语言化作了无数锐利的刀刃,每一刀都刺在库洛毫无防备的内心深处。


"你醉了。"

"库洛也醉了。"

"我的酒量从来没有让我醉过哦。"

"不……你醉了……现在说没有醉,是因为你一直都醉着,一直没有醒来过。"

自顾自说完,里恩慢腾腾地抬起双臂放在桌面上,又慢腾腾地把脑袋埋进了臂弯之中。

"………………"

库洛没有走,他无焦点的视线在里恩身上游走了一阵。好一会过后他才抑制住了让流线型的银色子弹贯穿少年头骨的想法。

"是因为我醉了,所以世界才会如此荒谬吗?"

他终于苦笑着起身,抱起床边的薄被盖在里恩背上。

"不过这并不重要……无论怎样,你一定会醒来的,总有一天会醒来的。"

轻轻掩上门,径自走进对面的房间。

——"做个好梦,里恩。"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