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作品为镜之边缘 Mirror's Edge
·纯对话,构思永远比成品炫酷千百倍【躺尸
·时间设定在第一部结局后当晚,背景完全按照原剧情走没有if设定,所以Kate死了只不过是Faith为了拉拢Celeste放的假消息。
·OOCOOCOOC,剧透剧透剧透【抽搐


————————————

「Faith,别藏在那里了,你的气味我还是没忘了的。见鬼,你怎么会来找我?」

「只是出于我个人的想法……Celeste,你知道,有些话……当你面对着防爆狙的红外线的时候,有些话根本没法好好谈。」

「你可真是老样子,想做什么就不计后果。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

「你知道Miller在哪儿吗?」

「Miller?你费这么大劲找我就为了问这个?再者说,连我都能找到,Miller肯定更好追踪吧?」

「因为我甚至都不确定他是不是还活着。」

「你怎么不直接问Kate?那不是她的上司吗?」

「……Kate死了。」

「………………噢,老天,墙上刚刚贴出你和她的通缉令!」

「Callaghan作为最大的阴谋家这点手段他还是有的…………………………………我把Jacknife从直升机上踹下去了,但他还是开枪击中了机舱……Kate也滑下去了,我没能抓住她…………他妈的。」

「……」

「Mercury也死了。」

「……我知道。」

「Callaghan的意图越来越明显了,他不会仅仅满足于做一个能让城市繁荣的市长的。更何况这种虚伪的繁荣早晚会崩溃。」

「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Faith。我现在是计划的协力者,我没有理由要信任你的话。我也当过信使,当然清楚这面镜子的背后有多肮脏,但是反过来看看现在的你们,被警察射杀的信使肯定不在少数,Mercury也被人杀了——有这么多人为了该死的"信仰"送了死,但是有什么改变了吗?反抗者的力量太微弱了,这只换来了Callaghan更狠毒的手段。而且对于百姓来说,你们的行为等同于给他们带来苦难,等同于破坏了他们能够安居乐业一辈子的环境。这有什么意义吗?你应该好好和Kate聊聊,在CPF的她最清楚——哦该死,我差点忘了。」

「这些我不是没有考虑过……自从我听Mercury解释了信使的使命那一天起我就考虑清楚了——显然Celeste你是波普死后动摇的——现在的城市,所有的百姓,都被镜子光鲜的表面蒙蔽了双眼,这就像沉浸在一瓶通透绝美的毒药中……等所有人都窒息之时,躲在幕后的阴谋家们就会高笑着塞紧瓶子的木塞,坐享从人民身上榨取的不义之财……现在,人们就已经迷醉了,对……现在。」

「若是换做几个月前我说不定还会拍着你的肩膀认同你……但是我不得不认清现实,没有了——」

「没有了Pope,没错,象征自由与民主的候选人被刺杀一定会让革命变得异常艰难……可我,不,我们都坚信自由的信仰不会因为一座靠山的坍塌而瓦解。没有Pope,我们仍然会让革命爆发,就凭我们这些游走在镜之边缘的家伙……还有其他导师们……一定能够,一定能击碎这面虚伪的镜子,抓住属于自由的真相。」

「…………真是和你父母一样狂热,我有这种直觉。好吧,你要清楚,你能这么不顾一切地给地下组织卖命是因为你的信仰就是你的全部,但我不一样!我想要活下去!我还有我需要守护的,不同于信仰的事物!够了,说的更多没有意义,现在,我的任务是剿杀你们,让人们只看到镜面的景色……你想让我在你身上留一排弹孔作践别礼吗?」

「……」

「! 好了,松开我的胳膊Faith,我还没用枪口指着你呢。哼,你的缴械术还是我教的……真是讽刺……」

「…………你的选择是正确的,Celeste。」

「省省口舌吧。以后别再找我了,什么时候要是再撞见了,赶紧出手干掉我——噢,就像在船上那时候一样——或者让我杀了你,当然更好。」

「那就说定了……………………………………谢谢你,Celeste。」

「…………………………」

「…………」

「…………最后一件事,什么时候你要去看Mercury,帮我给他带一盒干酪披萨,就当最后还清他的人情。」

「相当合适,合适极了,一个披萨,呵…………哦,事实上他只对干酪感兴趣。」

「这我真是头一次知道。按你的意思办吧,是你自己吃掉那个面饼,还是把披萨扣在他的墓碑上,都无所谓了。」

「……………………………………………………………………啊,没错,都无
所谓了。」


评论
热度 ( 2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