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同人志《Falling.》番外

卡洛斯x凯伊同人志《Falling.》的番外,很短的两篇小文,内容全部妄想注意。

两篇的时间轴:01——游戏正剧开始前

                        00——游戏正剧结束后


(印本子的时候还排错版了好心塞……


(*琳恩假定为主人公的名字


————————————

01

                                                                                      

经咎人们的嘶吼与血肉翻飞席卷过后,战场上寂静下来,只剩下漂浮在空中的血腥味道与还在重复着“上交材料做出更大贡献”的,ACC空洞的电子音。一队人拖拖拉拉地往运输车的方向走着,凯伊跟在了卡洛斯后面,不由自主地,眼神落在对方手中的武器上。

“怎么,被我持枪战斗英勇而又charming的身姿吸引住了?”前面的人忽然别过头来,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一边挡住了凯伊的去路,凯伊不得不停下了行进的脚步。“你在想什么……”他推了推对方,示意不要停在这里,却被卡洛斯突然地绕到了背后,八爪鱼一样缠住了自己的脖颈。被人揽住肩头有些不自在,看卡洛斯没有放手的意思,他把话题继续了下去。

 

“我只是……有点疑惑,为什么你会选择那把枪……或者,或者说,「影月」也一样。”

 

卡洛斯的眉头向上扬起。“就这种小事?很简单咯,影月它至少看起来很帅不是——好吧好吧,不用那样盯着我,那不是重点——重点放到最后。我的身高能充分发挥长枪的优势。说真的,我第一次拿到影月就觉得手感超适合我的,你也知道我喜欢灵活的战斗,并不像屋维那样靠纯输出碾轧——嘿屋维我是在夸你,干嘛瞪得那么凶。”

 

凯伊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前方闷头走路。

 

“至于卡杰,我是得承认它是仅次于芭芭拉的新手最爱,不过无所谓啦,首先它很轻,还是这样。MG-M7那种暴力的大家伙只有让小女孩拎着才显的可爱,像我,细胳膊细腿儿呀,拿不动那玩意儿的——”

 

“你是承认自己还不如安了?”

 

“别这样,凯伊,我想拒绝谈论这个令人伤感的话题……好啦,卡杰当然是对人用的,它拿在手里是没有你那把狙来得拉风,不过……”

 

“我很满意它的后座力,装弹数,连射速度……”

 

环在肩膀上的手随着渐缓的语速慢慢放松。

 

“你能明白吗?”

 

随着问句脱口而出,那双手又猛然扣紧。

 

凯伊一惊,目睹过千万次的景象在视野中重现。他回过头,卡洛斯细长的眼睛眯起,如同狩猎中的狐狸。

卡杰的攻击力很低,弹网又很密集,如果撞上了猎物,对方瞬间就会被囚禁在弹雨中,但又不能马上损耗。需要很多、很多颗子弹,带着持枪人的残忍,细密地、令人发指地将猎物的身体以流淌着鲜血的不规则肉块将它分离,直到变成筛子落在地面上。卡杰所过之处,只有遍地的残肢和血肉,用满溢而出的恶意描绘出令人触目惊心的场面。

平日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战况上,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鲜明的反胃感淹没了凯伊的脑海。

 

“像你那样全部一击毙命,利落又冷酷,实在不是我的风格啦。”

 

是重点了。

 

凯伊全然明白了。不等他推开,卡洛斯自己松手,脚步轻快地倒退着拉开距离。他盯着他,脸上绽开一个明媚的笑容。

 

一个在狰狞与残忍中浸泡过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卡洛斯轻笑着,看着凯伊略有警惕的神情。

 

 

“那样疾风迅雨就结束战斗,我还怎样享受呢?”

 

 

 

 

 

 

 

 

 

 

00

 

“话说,卡洛斯……”

 

“天啊,凯伊,我亲爱的凯伊,竟然主动向我搭话了!”卡洛斯原本没精打采的眼睛倏地活了过来,“这可是迈出了克服交流障碍症的第一步!可喜可贺,我相信你一定能治好这毛病,嗯。”

仿佛还要更加确信似的加了个“嗯”,他带着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往凯伊身边靠了靠,不出所料收获了一个没有什么威力的眼刀。“那我还是不要讲话了。”“不不不,你得学会交流。”凯伊默不作声推开了企图伸向他面前盛着氯化钠的碟子的手,至于所谓“交流障碍症”的谬论他更懒得去纠正。并不是什么冷淡,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算连赛尔吉欧都整天絮絮叨叨念着“你应该多向那个大有前途的新人学学,更直率一点”,想要做出什么转变也不是靠“学学”就能奏效,更何况事实并不全然如此。

待他回过神来,卡洛斯竟一反常态地没有出声,只是摇晃着酒杯眼睛不知道在瞧着哪里。他有些意外地盯了两秒,忽然想起自己是有话要讲的。

 

“前两天收拾完天罚,有几个咎人不知道是在打什么赌……他们把损耗在原地的天兵们的兜帽都扒掉了。”

 

“结果?发现其实都是长相吓人的老太婆?”

 

酒杯中的冰块撞来撞去叮当作响,伴随一阵恶劣的笑声。

 

“……怎么可能,”凯伊揉了揉太阳穴,一不留神碟子里的氯化钠就少了一撮,“不论长相如何,那些人全都是金发,而且据说有几个没闭上眼睛的天兵……瞳孔也都是金色的。这样讲的话,在碧翠丝和她妹妹身上倒是看得很清楚……还有,你不是相信氯化钠吃多了身体会化掉吗?”

卡洛斯掸了掸捻过氯化钠的手指,“啊啦啦,连那个都被你听到了。我当然是为你好咯,替你分担一点,要是你随随便便就化掉了那我找谁蹭吃的去。”做出了这样欠揍的发言后,他不易察觉地敛起了笑容,侧身,让金色的眸子和金色的头发毫无保留地闯入了凯伊的视野。

他有自信对方察觉了他的意图,因为凯伊确实皱了皱眉头。“……这不能说明什么,谣传的几率也很大……”

 

“所以说我是天兵哦。”

 

身边的人是天兵,这在咎人间算不上什么稀奇事。“我是天兵”如此一句话,哪怕放到屋维身上也能令人安心。但是现在他挂着一脸云淡风轻的笑容,却极尽恶意地将“天兵”二字吐露出来,像是往一直扎在凯伊心脏里的钉刺上又狠狠地砸了一锤。由此延伸出的那些愈演愈烈的不安,从模糊中挣扎着明晰起来的证据,被长久以来刻意回避的令人绝望的……

 

“哈哈哈,好了,好了,刚才你脸上那副表情可真是——真是没什么能比让万年冰山脸的你露出那种表情更有趣的事了。”

 

“如果你只是为了戏弄我——”

 

“噢不………我说的全部都是真话哦?对啦,机会难得,我带你去看个有意思的东西。”

 

语毕,卡洛斯不由分说拽起凯伊的手腕走出了憩游,全然无视了身后老板叫嚷着还没有付钱的抗议。凯伊没有甩开他的手,只是默默猜测着自己会被带去哪里,难不成是诺古PT吗?不过那里大概算不上是什么有意思的地方。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走出憩遊后卡洛斯笔直地往前走着——走进了马赛克广场正下方的废弃建筑里。

 

“这是要…………”

 

话未出口,卡洛斯不易察觉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掌心渗出的一层薄薄的汗珠让凯伊没来由有些烦躁。转眼两人已经转进灯光昏暗的楼道,凯伊正要调整一下手腕,走在前面的人却闷闷地开口了。

 

“呐凯伊……你觉得天狱,会在哪里?”

 

从天而降的掠夺者和天兵浮现在眼前。

 

“或许……在天上的某处?”

 

“果然是这样,直观的印象吗。不过现实总是比想象的有趣得多哦……?”

 

抛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评价,不算长的楼道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安的感觉再一次席卷凯伊的全身,原因便是眼前这部废弃的电梯。只见卡洛斯伸手掀开墙上的按键板在里面娴熟地按了几下,电梯门喘着刺耳的响动缓缓开启。

 

“这个电梯……可以使用……!?”

 

没有加以任何的解释,卡洛斯回过头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吧,就坐这个电梯。”

 

电梯里没有灯,当门关紧之后两人处于一片完全的黑暗中。凯伊觉得自己的大脑中一团混乱,一向谨慎的自己为何毫不犹豫就踏进了这样危险的地方?为何思维仿佛凝固一般难以运转?为何只有这次自己相信了卡洛斯的话——承认天兵的身份——不是谎言?电梯里的空间太过狭小,他能感觉到卡洛斯离自己很近,亦或是黑暗令距离感变得模糊。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但似乎又不愿放弃最后一丝挣扎。

 

深呼吸,如同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他缓缓开口,

 

“要去哪里?”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忽然身旁之人靠近过来,干燥的唇瓣摩擦着他的耳廓,一阵气流吹入耳道。

 

“天狱啊。”

 

 

 

 

 

 

“呼……呼……………”

“简易健康扫描。……咎人心率过快,脉搏超过常规范围,疲劳度未见减轻。建议咎人尽快休息恢复体力以更好地进行贡献……”

 

是吗,是梦啊。

 

ACC冰冷的声线沉寂下去,透明的墙壁散发出幽幽绿光,石制床板一如每个漫漫长夜中那样渗着寒气。凯伊胡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自己有多久没有做过梦了?自遥远的、第一次踏入战场开始,残酷的现实就剥夺了他做梦的权力——哪怕是一场鲜血淋漓绝望得无以复加的噩梦。

现在,他小心翼翼地把梦境和现实剥离开来,恍然间发觉自己似乎做了个美梦。没错,这着实算得上是个美梦了,相比起留在琳恩背上的刀疤、头也不回就消失在憩游门外的背影、或是要用50万年刑期才能赔得起的眼镜,梦境中自己至少还有机会回握住那只手不是吗。


评论
热度 ( 2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