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crow&rean小段子


被友人指出……整天视奸别人是不好的所以还是扔点东西上来吧……【趴

·整天被各种复习洗脑后变得不会说人话
·清水向,超短慎点






————————

他仰面凝视着向他伸出双手的少年,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那一天被夕阳染红的学生会馆。这样久违地回忆起被下意识埋藏许久的记忆令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疲倦地阖上双眼。

“左手,还是右手?”硬币被娴熟地从手中抛起,划过夕阳昏黄的天空后消失不见。他满意地看着表情略显困惑的后辈,满心想着过两分钟要如何留下一句潇洒的道别以至于忽略了这简单的小把戏背后还隐含着怎样的意义。

左手或者右手,他把选择的机会攥在双手中交给少年,却没有交给他选择的权力。




但是现在——他被关切的询问声拉回现实,然后不得不小心翼翼睁开双眼。

“你……还好吗?库洛?”

“一点都不好……简直糟糕透了啊。”

少年依旧维持着敞开双手的姿势,他逆光而立,身体的轮廓被涂上了一些金色,双眼中流动着与方才施展出最后一击时那鲜红眸子所散发出的截然不同的色彩,不远处苍金色的骑神折射着阳光熠熠生辉。

视线所及之处的光芒耀眼得使他感到惧怕——纵使那些如深渊般无底的黑暗都未曾使他惧怕过一丝一毫。




少年走近了些,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没有杀掉我真是很糟糕呢……但确确实实是我赢了,所以,选一个吧,库洛。左手还是右手?”像是怕对方误解什么,他又急忙辩解了两句,“不过我可不会变库洛那样的戏法,虽然也算不上多高明……那,还是告诉你好了。”

他抬了抬左手,“回来,”又抬抬右手,“或者回来。”




少年同样没有给他选择的权力,但他清楚这唯一的选择是无可置疑的正确选择。他不想去确认自己脸上浮现出了怎样的神情,也不想再考虑所谓“光明”能否真正接受自己。在一阵短暂而漫长的沉默之后,他放弃了再次闭上双眼的怯懦想法。




“竟然把我逼到没有退路……”
他无奈地笑笑,然后握住了对方的手。



————————


啊啊啊又是不知所云的文字明明脑洞挺好的啊!?【并不

评论
热度 ( 13 )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