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lined

今天我被饿死了吗


洁癖晚期
阿多晃/零薰/喜多主

瞎写着玩

*我流的卡洛斯x凯伊终结之日。

*就算卡洛斯是个普通的咎人两人也没法在一起呢,毕竟爱是重罪呀,嘻嘻。



“那么就这样了吧。哼哼~亚伯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必须得好好教训才行。”

周围的咎人聚得越来越多了,四下变得有些嘈杂。卡洛斯随手掂了掂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弱点指标,看起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林以及马提亚斯他们大概是整顿好了装备,已经开始同身边那些或是小心叮嘱、或是斗志昂扬的咎人们道别。娜塔莉亚又打开通信页面确认了一遍,自知蓬莱那边状况不容乐观,碧翠丝的处境可说是命悬一线也不为过,于是她又算不上严厉地催促了一次。和她相熟的人自然清楚她对于大家临行前这份心情的理解,只是大多数见惯了上司威严模样的咎人还是被唬住了,东言西语渐渐趋于平静。

凯伊站在人群的外围,方才那些“注意安全,不要勉强自己”“有你们齐心协力碧翠丝一定会平安无事的”都已尽数传达到,现在也说不出什么更多的话。他只是一贯那样观察着在场的人。无论是从许多年前就一起走来的赛尔吉欧、妮娜、纪律街区的许多咎人他们、反反复复被失忆折磨的林或是从毛头小子成长起来的马提亚斯,都多多少少有了些改变。成熟也好,羁绊也罢,从娜塔莉亚偶尔也能成为打趣的对象这一点来看,这些改变似乎都值得欣喜,姑且算作有所前进吧。他漫无边际地想着,直到卡洛斯踏着漫不经意的步子走过来,思绪停止了。下意识被忽略的想法随着听不到的足音一步一步明晰起来。

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难以改变所以依旧照常,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改变。一面是他跟着身边的人在指向未来的路上不断前进,一面他却又一直站在原点,未曾踏出一步。

卡洛斯在离凯伊不到一步的位置停了下来。凯伊犹豫了一秒,扬起毫无表情的脸对着他,心里已经料想到了对方的意图:他还有话要说。他会俯下身,头向一侧倾斜,贴近自己的耳朵说些什么。然而当卡洛斯俯身后,他的动作凝固了,一阵微妙的迟疑,最终还是缓缓恢复了直立的姿势,只是头微微低着,让表情完全收容在对方的视野里。

“你猜我想说什么?”

“……希望你不会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戏弄我。但是,我永远猜不到你在想什么。”

“没错没错,毕竟我有一千种理由包装我的想法。但这次我们可是——和赴死差不多哦?那么我想说的是,”他开口了,嗓音如耳语一般低沉又轻巧,也许在过去只有凯伊一人听过,

“再见啦,我亲爱的——……凯伊。”

只是一句道别。一如既往轻浮的修饰后只能吐出一个干瘪的、苍白的名字,像是连朋友都称不上,甚至找不出一种能值得称道的关系。伴随着可悲的结论是凯伊心里一道手起刀落的声音。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身影不会再出现了,并不是指救援作战会有多么惨烈,其他人会平安归来,卡洛斯不会。狼的直觉向来很准,虽然这其中的原因毫无逻辑。当然,那身影包裹在天兵的皮囊里远远出现在战场的对面就是后话了。

“另外……现在我真是开心到极点了,现在,”卡洛斯皱了一下眉,嘴角却向上扬,“最后一句真心话送你留作纪念。”

凯伊睁大了双眼。

“……再见,自负的说谎家。”

喃喃出道别的话语时,卡洛斯已经转过身去,不知有没有听到这个能让他颇为中意甚至拍手夸赞的称谓。救援小队的人陆陆续续朝电梯间走去,瘦高的背影走在所有人最后,走得很慢,故作懒散没法掩饰他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作风。享乐主义好战分子卡洛斯何时对大干一场提不起兴趣过?从来没有。

凯伊站在原地,妮娜他们正向他走来,帕诺普提冈的咎人们该回到战场、马赛克街和各自的独房了。凯伊就要收回视线迈步离开,而就在那个人即将消失在电梯间的前一刻,他恍然间出现了某种错觉,似乎卡洛斯突然回过头对他说了一句什么。

你竟然能奉陪到底,我超开心哦。


那究竟是什么呢。他快步追上擦肩而过的同伴们。那本来是毫无意义的,但他知道,自己将永远留在这不存在的爱之中了。

评论

© Tree_lined | Powered by LOFTER